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李逍遥被咬
李逍遥被咬
(不、不会吧…居然咬到那儿了…!)逍遥那剧痛的表情,简直就好像是痛到快要叫出来的模样,他心中正不敢置信的想道。
想不到扑上去挡这一下,却好死不死,这条蛇不偏不倚的就这样咬到了「那里」…!
「李大哥,怎么样了!?」月如不知逍遥被咬到了重要的地方,只见他居然痛成这样,连忙紧张的问道。
逍遥被月如这一问,登时满脸尴尬,幸好由于痛到表情扭曲,月如才沒注意到。但是…这下怎么办?
「咬到哪儿了吗?」月如又问道。
「呃…就…就…」逍遥支支吾吾的,不知怎么跟她说明才好。
「听大夫说过,这种毒要快点吸出来,不然可是要截肢的,等毒攻入五髒六腑,就沒救了啊。」月如见逍遥不说,便立刻说道。岂知,这一说,逍遥更是哭笑不得。
(截、截肢!?不要吧…斩了还得了,我还要多陪灵儿呢。但是…吸毒…我又吸不到…就算吸得到,那也很恶耶!那只有……)想着,逍遥不自觉的抬起头想寻找一个人…
找了一下,逍遥一怔,哑然失笑:(阿…我是呆子啊,灵儿现在又不在我身边,真是…)逍遥自嘲着,这种时候,逍遥当然是第一个想到灵儿了。如今灵儿不在,那岂不是…
「怎么了,李大哥,要是吸不到,我…我可以帮你啊。」见逍遥似乎感到为难,月如便说道。
「这…!不行啦,男女授受不亲,更何况…」逍遥连忙拒绝道,这是当然的,要是月如帮忙的话…这根本就不行啊!
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计较这个,是你性命重要还是礼节重要,或是你想截肢啊,到底是咬到哪了?我看看…」说着,月如伸手要扳开逍遥挡住的手,逍遥大惊,连忙一闪,这一动,只觉得那儿像是被砍了一刀一般,登时痛撤心肺,逍遥忍不住哼了出来。
「你看你,我都说我来了,到底是咬到哪里了啦!」见逍遥扭扭捏捏的,就是不肯说,月如也有些着恼。
「但是…我…呃!!」突然之间,逍遥感觉到下体一阵麻痒,痒到让人忍不住去抓的地步,逍遥登时惊慌不已,难道说毒发作了!?
「笨蛋!不能抓,是不是伤口感到痒了,那再过一刻钟就沒救了啦,还不快说!!」月如见了,焦急的骂道,这可是性命关头了。
「我…」逍遥也知道事情不妙了,但…要怎么办,又不能叫她帮忙吸啊,这不就变口交了吗。
「快——说——!」月如这可真的火大了。
「就…就『那里』啦!!」逍遥被逼不过,只有说了出来…
「那里??」月如一愣,沒听懂逍遥的意思,正要再询问时,突然,她看见逍遥的手挡住的方位上,裤裆上头的血迹…
「疑…!?你、你是说…那…那里?」月如登时满脸通红,带着怀疑的语气问道。逍遥无奈,只有点点头。
「怎么会…」这次换月如露出不敢置信的模样,这也太扯了吧,居然咬到…那里!?
(这…这怎么办,难道真要叫我去…去吸…)想到这儿,月如更是大羞,只觉得连耳根子都红了,她终于明白,逍遥干麻这么难启齿了。
便在此时,逍遥发出了轻哼声,只见他紧咬双唇,极力的忍耐着,头上不停的冒冷汗,因为这绝对不能去抓痒,一抓会导致毒性更快扩散,自寻死路。
(不能再犹豫了…)
(反正…是李大哥……好!)一咬牙,月如下定决心了…
「喂,你…!?」趁逍遥还沒反应过来,月如迅速出指,在逍遥的几个穴道上一点,林家一阳指的功夫何等厉害,再加上逍遥还沒准备,因此一点就中,逍遥登时赶到全身一麻,动弹不得了。
「李大哥,抱歉…」月如首先道歉道。
「难、难道你想…!?」逍遥惊慌的道,不会吧,她真的要…?
这问题马上就有了回答,只见月如让逍遥坐好后,便跪坐在逍遥面前,犹豫了一下,红着脸,伸手去解开逍遥的裤裆。
「喂!等、等一下!」逍遥慌忙的想要逃开,无奈身体已被点穴,动弹不得了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月如那有些颤抖的手,缓缓的替逍遥脱去裤子,然后掀起亵裤…
「…!?」只见逍遥的阴茎,完全无保留的显露在月如眼前;半软的阴茎,正毫无生气的垂下,龟头上方有两个小小的洞,正不断的淌着微黑的血液,那正是被蛇咬到的地方。
(这…这就是李大哥的…)月如红着脸,只想立刻別过头去,但又有些好奇的忍不住想多看几眼。
逍遥可比月如脸还要红,在別的女性面前露出阴茎,这可是在丢脸不过的事了,此刻的心情,逍遥实在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。
只见伤口的血液似乎有渐渐转黑的迹像,月如知道得快点吸出毒液了,她伸出手,迟疑了一下,轻轻的触碰了一下…
「呃!」触碰到敏感的部位,逍遥忍不住叫了出来,月如吓了一跳,伸出去的手连忙又收了回来。
「…弄痛你了?」月如紧张的问道。
「不是啦…因为…那里太敏感的嘛,呃…!」突然间,逍遥露出了痛苦的神色,月如一惊,再不快吸出来的话…!
(我在干什么阿…月如,既然都已经决定要做了,就做到最后吧!)月如不断的对自己说话,吞了一下口水,深唿吸了一口气,鼓起勇气…
「月…!」逍遥话还沒说完,却见月如的脸贴上前,娇红的双唇吻了上来!
炙热的双唇,轻轻的、颤抖的贴上来,逍遥感受到那温柔的气息,淡淡甜甜的味道,与灵儿的感受完全不同,从嘴唇上传来些许的颤抖,显示着月如的生疏与不安,这分明就是她的初吻阿!逍遥怔住了…难道,月如真的不惜献身,也要救他?
两唇相贴了几秒,月如便立刻分开来…
「若扣除你那时候偷亲我的话,这算是我初吻吧…」红着脸颊,月如小声的说道。
「月如妹子…」逍遥正要说下去,月如立刻伸出食指,按住逍遥的嘴唇。
「我可是第一次哦,要是…要是弄痛你,记得说一下…」月如说道。望着她的表情,逍遥知道,月如是不会停止的…
(就算是性命关头,她也不必这么做的阿…难道,她真的这么喜欢我…)逍遥不解的想道。
月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伸手握住阴茎的根部,接着低下头,将脸贴近它,张口含住伤口的部分,用力吸吮。
「哦…!」又痛又刺激的感触,逍遥忍不住叫了出来。只见月如低着头,正用那性感的小嘴去吸着阴茎,那种视觉的刺激,逍遥只觉得下半身一热,血液迅速集中下体…
「疑…!?」月如只觉手中所握的物体急速增大,吓了一跳,一看,阴茎已然么血,高高的勃起着。
「李大哥!都…都这种时候了你还…!」月如又羞又怒的道。
「不、不是阿,那又不是我能控制的,因为你这样用,我…我当然有反应啦!」
逍遥慌忙的辩解道。月如一听,登时满脸通红,逍遥这句话的涵义似乎在说:因为是你,所以我才会兴奋。
「色狼…」月如小声的骂道,又继续低下头,将伤口的毒液吸出。
一面吸出毒液、一面吐去,月如不断的重復这些动作,只见血液渐渐转为鲜红,毒性已经淡化。
然而,这对逍遥而言,可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刺激;每当月如含住龟头,用力的将血吸出时,那种压迫简直就是无法形容的快感,弄得逍遥欲火焚身,阴茎又忍不住涨大了。
(又、又变大了…)月如讶异的看着眼前「物体」的变化,她不是灵儿,她也是知道一些些该知道的常识的,她现在在做的事,正是口交,逍遥会感到兴奋,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(好大…这就是李大哥的…)月如红着脸,边看边想道。适才只是因为逍遥性命关头,月如也沒想那么多,冲动之下就做了。如今,月如渐渐意识到,她正在替逍遥口交,这种色色的念头急速扩散,月如感觉到脸颊发烫,似乎连身上也渐渐烫了起来。
(这么大的东西,如果插进我的……阿…我在想什么阿!)月如脑中开始混乱,她不断的想像,眼前的阴茎正是要进入她体内的东西,一想到这儿,月如的下半身也开始发热,似乎有些湿了…
逍遥何尝不是这样,阴茎传来的刺激,令他越来越兴奋,他脑中不禁冒出一个想法,就是希望她能继续吸下去。
(唔…不行!这样对不起灵儿…但是…)逍遥的理性正在面临垂死挣扎。
便在此时,月如的舌头不小心的往龟头舔了一下,登时触动了逍遥的神经感触,逍遥忍不住呻吟了出来。月如看的有趣,居然将就下去,用舌头轻轻的舔了起来。
「等、等一下,月如…唔!」逍遥连忙想制止,无奈身体仍是动弹不得,眼睁睁的看着月如慢慢的舔舐着他的阴茎,这根本就已经不是在去毒了,而是在口交。
原来,月如已经全身欲火焚身,脑筋有些混乱,她似乎已经忘记,自己正在替逍遥吸出毒液,只见她伸出粉红的娇舌,慢慢地在龟头上滑动舔舐,将伤口上微微渗出的血液舔去,幸而伤口的毒液早已清除的差不多,而且入口并无危险,逍遥也总算免除了「截肢」的危险…
此刻,一男一女已经陷入了欲火当中,浑然不觉四周的情况,要是这时有敌人来攻,当真是危险至极。
动弹不得的逍遥,正感受到阴茎正被一个湿软的物体舔舐着,当看见正是月如那美艷的娇舌在舔动时,更是视觉上的一大刺激,只看的逍遥兴奋难耐,要不是身体不能动,早就扑上去,揉捏她的乳房了。
一面舔着,月如不自觉的将一只手缓缓的探入下体,隔着衣物轻轻的触碰那神秘的花园,只碰一下,便感到如触电般的感受,月如不禁全身颤抖了起来,手指更是进一步的往内压去,加深刺激感。
(哇…!)脑筋一片混乱的月如,她根本不知道她现在的行为,是现在正在逍遥的面前自慰阿,逍遥瞪大了眼睛看着,虽然隔着衣物,但光是想像那个动作,已经足够让逍遥兴奋不已了。
「唔唔…咕…嗯!」发出了轻微的娇喘,月如觉得下体越来越热,手指的动作也跟着激烈了起来,她忘情的舔着,在龟头的四周围来回舔舐,愈舔愈是兴奋。
「唔…阿…」逍遥感觉到下半身渐趋火热,随着月如的动作,已经让逍遥攀至颠峰,他不自觉的发出了呻吟声。月如以为逍遥感到舒服而发出声,更是卖力的舔舐。
「等、等一下…我要…阿!」逍遥来不及警告,只觉下半身一阵痉挛,精液登时喷出,随着阴茎的跳动,精液如水枪一般狂喷,月如吓了一跳,不及闪避,只喷的嘴中、脸上都是。
约过几秒,射精动作才停止,淋了一脸的精液,月如恍恍惚惚的将口中的精液咽下。
「这就是…李大哥的…」月如喃喃的道,她沾起脸上的精液,用手指一面玩弄着,一面好奇的看着,甚至还伸出舌头,轻轻的舔了起来。
看着月如那有些淫乱的举动,逍遥刚刚被浇熄的欲火又再度燃起,他扑上前,将月如压倒在地;原来不知何时,穴道已经解开。
「疑…?唔…」月如还来不及反应,逍遥已是一把吻上,并且还将舌头伸入月如的口中,渴求她的唾液。
当意识过来时,月如感受到逍遥的舌头正伸入她的口中,舔舐着口腔的每一处,月如脸一红,伸手搂住逍遥的颈子回吻着。
处于主动的逍遥,舌头温柔的缠住她的软舌,吸吮着她的唾液,一饮而盡,两人已是吻到忘我。
一会儿,逍遥才分开双唇,并逐渐往下亲吻,舔着她的粉颈,一面还伸手想要解开她的衣物。
「逍遥哥…」月如喃喃的叫着逍遥的名字,已经是精神恍惚,任由逍遥动作。
「!?」勐然间,月如这一叫,令逍遥的脑中突然冒出灵儿的面孔来,如雷噼般的震惊,逍遥惊醒了!
(我在干麻!?该死!)逍遥发现自己那不良的举动,连忙分开,背对着月如,迳自整理起衣物来。
「…李大哥?」月如感觉到快感陡然消失,不明所以的望着逍遥。
「对不起…我太得寸进尺了…」逍遥立刻道歉道。
「……」逍遥这一道歉,月如先是愣了一下,但也跟着清醒了,虽不知道什么原因,但月如直觉到,逍遥一定是想起什么而不再继续下去…登时,气氛变得十分尴尬,两人默默不语,迳自整理自己的衣物。
逍遥的心中正直唿好险,适才若不是月如突然叫出「逍遥哥」这句词,让他联想到灵儿而惊醒,只怕他就要做出对不起灵儿的事了。
沉默了许久,两人在不发一语下,又继续往前走。
「……」在阴暗的洞穴中走着,那种沉重的气氛,让逍遥头一次感受到,原来这洞穴竟是这么的阴森。
(不行…这样下去还得了,我得缓和一下气氛…)逍遥心想这样下去可不行,于是想了想,准备先行开口…
「李大哥…」结果反倒是月如抢先开口了,只听得她说道:「…你不是有说出自己的梦想吗,那你想不想知道我的梦想?」
「啊…嗯、嗯…」逍遥点点头。
月如想了一下,仰起头,望着洞穴的上方,轻轻的说道:「我…其实我的梦想也沒什么,我只是希望,将来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跟他…能跟他结婚,然后 随着他游遍天下山珍海味,吃到老,玩到老,我就心满意足棉。」说到这儿,月如的脸登时抹上一层红韵,那个模样,就像少女情窦初开的娇羞样子,逍遥怔了怔, 想不到如此强悍的月如,竟也有属于少女的娇羞的一面,而且梦想竟是如此的单纯,一想到这儿,逍遥忍不住的轻笑了出来。
「你…!」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了出来,逍遥却笑了出来,月如登时又羞又怒,挥拳就要打去。
「哇!」逍遥连忙抱头闪避,却见月如的拳头停在半空中,硬生生的停了下来,只见她满脸通红,哼的一声,转头不语。
(不、不行!我答应过不再这么刁蛮的!)原来,月如想起了自己曾说过的话,才半途硬是停了下来。
「你…怎么不打了?」逍遥觉得很奇怪,开口问道。
「哼!」月如重重的哼了一声,不理会逍遥的问话。
「好啦…月如妹子,就別生气了咩。」逍遥柔声求情道,只见月如仍是哼的一声,不予理会。
「不然,你打我出气嘛…」逍遥无奈,只有说道,却见月如又摇摇头。
「…我答应的事,我绝对做到。」月如开口说道。
逍遥听了,先是怔了怔,这才想起,月如说过的话…
(真的假的…母老虎想当小猫咪了?嘿!我才不信…)想着,逍遥登时兴起恶作剧的念头,悄悄地熘到月如后头,往月如的马尾就是一拉。
「痛…!你干麻啊!?」月如吃痛,又惊又怒的回头望着逍遥,却见他一副什么事也沒发生过的模样,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。
「喂,还给我装傻!」月如火大,拳头才刚一握紧,登时就明白了逍遥的意图。
「你…你…!」月如知道他是故意惹她生气,但苦于自己答应过的事,这下还真的是要打沒处打,气的直跺脚。
「噗哈哈哈哈——。」逍遥见到月如那副模样,忍不住大笑了出来。
「…哼!!」月如重重的哼一声,转头迳自走去,不理会逍遥。
逍遥吐了吐舌头,他晓得自己玩过头了…看着月如那个忍着不发作的模样,逍遥笑了笑,追上去后说道:「好啦,月如妹子,你也真是傻,我那时候说的意思,并不是叫你被人家欺负还忍着不发作啊。」
「不然呢?」月如停下脚步,回头问道。
「只是叫你不要恶毒的欺负下人,还有心肠不可以太坏等等…我可沒说要你改变你自己的个性,去学习当一个温柔的姑娘啊。」逍遥说道。
「真的…?」月如怀疑的问道。
「是真的,你还是照着自己的个性就好,这就是你的特色啊。」逍遥微笑道。
「哦…」月如点点头。
咚!
冷不防,月如闪电般的动作,迅速的再逍遥脑袋给予狠狠的一拳。
「啊!」逍遥痛的叫了出来,不明所以的望着月如。
「这是你说的,照着我的个性走,那么…」月如一脸奸笑的看着逍遥,逍遥直觉到不对劲,拔腿就跑。
「站住!敢拉本姑娘的头发,你活的不耐烦了!纳命来!」月如抽出鞭子,追在逍遥的后头叫道。
「哇…!杀人啊!」逍遥大叫道,一面使出轻功在洞穴里快速逃跑,两人在蛇洞里上演出一场追杀战。
原本那种尴尬沉重的气息,已经在两人的打鬧中,消失的无隐无踪……
「呜…好痛…」走在后头,逍遥不断的抚摸着自己的左手臂,只见上面留着一条长长的鞭痕,红肿的程度显示打的还不轻。
「哼!活该,谁叫你敢拉我头发。」月如走在前面,不理会的说着。
(唉…自作自受…)逍遥苦笑着,他开始有点后悔,干麻要跟月如说那些。
隐龙窟还真的像迷宫一般,叉路是每几十公尺就一个,且路面相当湿滑,似乎因潮气的关系,但奇怪的是,这儿的空气却又相当良好,想必是一定有不少的通气孔,这样看来,这儿铁定不是天然的,应该是人造的…
咻——
火把又熄灭了,周围登时暗去,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,逍遥探手摸了摸包袱。
「月如妹子,火把用光了…」逍遥开口道。
「嗯?我有,等等哦…」说着,月如翻翻包袱,找到新的火把。
「拿去吧。」月如说道。逍遥伸手四处摸一摸,突然,火把沒摸着,倒是摸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体…
「呀!」月如惊叫一声,丢开火把往旁一跃,逍遥一怔,这才晓得刚刚是摸到了…胸部。
「对、对不起…」逍遥红着脸,连忙道歉道。
登时,两人又是沉默不语……
咻——
火把点燃,四周又亮了起来,只见两人的脸都是一片通红,各自別过头去,不敢正视对方。
「李大哥…」月如突然开口道。
「那时候…你为什么要停止?」这一问,逍遥登时一愣,不知该怎么说好。
「月如妹子,我…」
「突然想到赵姑娘?」月如猜测道,逍遥老实的点点头。
「我不能背叛她…」逍遥说道。
「是吗,难道说,你从沒做过背叛她的事?」月如反问道。
逍遥被这一问,登时哑口无言…筱筠、香兰、秀兰、水芙蓉等等…就算都有什么理由存在,他还是背叛了灵儿了。想到这儿,逍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…
逍遥为什么始终忍着不乱来,因为他的脑中,一直沒忘水芙蓉和筱筠的告诫,要是真的与月如发生了什么关系,凭她的个性,逍遥知道这下就很难解决了,到时候若是连灵儿也一并失去,那就真的完蛋了…这就是逍遥所顾虑的地方。
就在逍遥还在沉思当中,搅局的出现了…!
「小心!?」逍遥当先惊觉,出声警告,月如一惊,连忙跃到逍遥身旁,两
人抽出武器,面对着杀气传来的方向。
嘶——
地板传来重物拖地的声音,一只庞然大物出现了…
一只巨大的九头蛇!简直就有一台马车这般大,赤红的鳞片,布满全身,红的诡异,九个头均露出吓人的毒牙,口水不断的滴下,但最可怕的,是那些口水落地后,居然将地面给腐蚀了!?
「…它口水可毒了,小心哦!」逍遥提醒道。
「你才小心,可別被它咬到『那里』哦,到时候我可不帮你了。」月如连战
前也不望调侃一下逍遥。
「喂…」又提起那事,逍遥脸一红,瞪了一下月如。
唰!
笨重的身体出乎意料的快速,逍遥和月如即时一闪,躲过了九头蛇的攻击。
「疾!」逍遥一喝,长剑由剑鞘飞出,万剑诀出招!
铿铿铿——
「!?」坚硬的撞击声,逍遥一惊,想不到它的鳞片这般厚,万剑诀伤不到它。
「太硬了!李大哥,天师符法!」月如叫道。逍遥立时抽出天师符,注入力道往九头蛇一掷。
轰!
轰然巨响,天师符炸开了,一阵烟冒出,逍遥落地站稳,喘口气。
「小心!」月如大叫道,鞭子一卷,将逍遥身子卷住往旁边一丢,逍遥登时摔的眼冒金星。而在同时,只见九头蛇冲了出来,往逍遥刚刚的位置就是一击。
「月如妹子!你就不会把我抱开哦,居然用丢的!?」逍遥叫道。
「要我抱你?想得美!」月如说道,逍遥一听,当真是又气又无奈。
「天师符无效…!」逍遥感到不可思议,那九头蛇居然一点伤也沒有。
便在此时,九头蛇突然后退几步,深吸了「九」口气,逍遥直觉到不对劲,正想躲开时,却见到月如奔上去要给它一击,逍遥大惊,连忙扑上去,搂住月如的腰往旁边一闪。
便在这电光石火之际,九头蛇喷出了巨大的火柱,打在刚才的位置上,登时成火海一片。
「哇…」月如见到这等气势,吓了一跳,要不是逍遥抱开她,她早就变「烤美人」了。
「看,该感激我了吧,下次记得要用抱的。」逍遥说道。
「哼!让你吃到豆腐,是你该感激我才对,乱说什么。」月如不甘示弱的辩解道。
「你…!」逍遥有些生气的看着月如,却见她一副不理的模样,挣脱逍遥的手走开来。
「好啦,下次不用鞭子,用『踹』的好了。」月如嘻嘻笑道。
「唉——」逍遥无话可说了。
一面闪躲,逍遥一面寻找它的弱点,但是只见它全身都是鳞片,还真的事无处可下手,天师符也沒用,它似乎是火系的,所以不怕火焰。
(靠!要是灵儿在,早就把你电成木炭!)逍遥心中暗骂道。
一面战斗,月如微一沉吟,突然,她向后跃几步,将鞭子收了起来,将背上那把剑抽了出来。
「月如妹子?」逍遥见她抽出那把剑,微微一怔,「雷魂」出鞘了。
「李大哥,交给我吧。」月如一副信心满满的说道,逍遥也不疑她,往旁躲开。
只见月如左手比出剑诀,摆出架势,逍遥一见,登时疑惑满面,那个…并不是气剑指的架势啊…?
「一阳指!」月如一喝,林家「一阳指」出招,一道强过气剑指数倍的威力直斩而过,九头蛇大惊,连忙一闪。
岂料,月如早就料到它会往那边逃,闪电般的轻功直奔过去,「雷魂」一剑砍去!唰的一声,九头蛇被砍下了三个头,根本就沒有金属撞击的声音,简直像在斩木头一样,坚硬的鳞片在「雷魂」的剑下竟是如此不堪一击…!
便在此时,月如立时向后跃开,逍遥紧接着天师符法一掷,往斩断的伤口丢去,轰的一声,九头蛇炸碎了。
「去…花了两张天师符,真是…」逍遥不爽的说道。
「它还真硬,我从来还沒遇过『雷魂』砍下去会有阻力的。」月如说道。
「那把剑真棒…借我…」逍遥羡慕的说道。
「你?去作梦吧!」月如哼的一声,拒绝道。
「小气…」逍遥小声的啐道。
突然,逍遥注意到,九头蛇的尸体发出了淡淡的光芒,逍遥一疑,走上前去。
「呃…这是…?」只见一块红色的似肉块之物,正发出了淡淡的红色光芒。
「哇…好恶心,那是什么啊?」月如捂着鼻子,皱眉头道。
「…啊!我听说蛇只要成精,它的蛇胆就会发出光芒,那也就是它的丹元所在…这很补耶,可以增加功力哦。」逍遥惊喜的说道。
「好恶,我死也不吃,要你自己吃…」月如皱眉道。
「哇勒…!好怪的味道!」刚吞下去,一股难以形容的怪味,从口中扩散开来,又苦又辣,又有点酸,总之,很恶就是了。
「唔…!」肚子开始如着火般的痛苦,逍遥连忙坐下,开始运功。
「李大哥…」月如担心的望着逍遥,一面护着他。
逍遥感觉到体内的火热似乎随着他的运功开始扩散,游走穴道筋脉,然后又渐渐地消失了,逍遥知道,他运功成功了,运一运气,果然有所增进。
「好了,果真是功力大增呢。」逍遥说道。
「去…那种恶心又来歷不明的东西,打死我也不吃,小心哪天吃死你。」月如说道。
「哈哈,本大侠福大命大,死不了的。」逍遥笑道。
「死不了?那我试试看。」说着,月如比出气剑指的架势,逍遥吓了一跳,赶紧抱头鼠窜。
「哇!遇到母老虎一只,命再多也会挂的!」逍遥边跑还不忘说道。
「你说什么!?不要给我跑!」月如怒道,拔出鞭子又追了起来,逍遥边笑边逃命…
「…!」追打了一段距离,两人同时一惊而停下了脚步,因为眼前,正站着一只蛇妖…!那是一只男蛇妖,上半身那强健的体魄,壮硕的肌肉,手上还一把镰刀,光看就知道有多强;下半身则是灰鳞的蛇身,那足足有三百公分的身高,十足的压迫力…
「人类!擅闯我的家园,活的不耐烦了吗?」低沉的声音,蛇妖开口道。
「蛇妖…!」此时,逍遥的脸完全变了,找了这么久,他总算找到蛇妖了,心中的焦虑和愤怒,缓缓的接近爆发。
「…喂!把灵儿还来,不然我宰了你!」逍遥冷冷的说道。
「哼!区区人类竟然敢用这口气跟我说话!找死吗?」蛇妖不屑的说道。
「…快点交出来!!」逍遥一声暴喝,把月如跟蛇妖都吓了一跳。
「李大哥…」月如这才注意到,逍遥的眼睛,已经处于失控的状态了。
「李大哥,你冷静一点阿,先问清楚再说阿,况且它并不是袭击灵儿的蛇妖。」
月如说道。
逍遥一看,果真如此,这只蛇妖的体型比那时预见的还要庞大,而且胸前也沒有被逍遥砍中的伤痕,并不是那时候的蛇妖。
「管他的!那一定是你的蛇妖同伴抓走灵儿的,快给我交出来!」逍遥生气的大吼道。
「胡说什么!这儿就我一个蛇妖,哪来的同伴?」蛇妖冷眼望着逍遥那熊熊杀气的眼神。
「…找死!」说着,逍遥当先抽出了剑,立时摆出架势,蛇妖微微一惊,不敢托大,手握紧了镰刀预备。
便在此时……
「…月如妹子?」逍遥一怔,因为月如也抽出「雷魂」,用剑挡在逍遥面前。
「沒时间浪费在这儿了,它就交给我吧,你继续往前找赵姑娘。」月如说道,逍遥一听更是一愣,她想单挑蛇妖!?
「但是…你…」
「別瞧不起我!怎么说我也是林家唯一的继承人,基于林家的仇恨,我想一个人对付它,你快去找她吧。」月如一副信心满满的说道。
「…好吧。」逍遥知道,月如这种牛脾气一旦决定了就很难更改了,反正月如的实力他是肯定的,加上又相当的担心灵儿,逍遥也就答应了。
「去吧,对了,这借你…」说着,月如将「雷魂」交给了逍遥。
「你…!」逍遥不敢相信,这把相当重要的剑,居然就这样交给了他,可见她相当的在意逍遥。
「等一下记得亲自交还给我哦!」月如说道,这句话同时也是给互相一个要打赢的承诺。
「可、可是…!」逍遥仍是放心不下。
「快去阿!」月如大喝一声,逍遥怔了一下,微一迟疑,便往蛇妖后头的路跑去。
「想逃!」蛇妖举起镰刀往逍遥就是一砍,逍遥一惊,正想闪避之时,月如的鞭子即时赶到,卷住了它的镰刀。
「死爬虫类!你的对手是我!」月如大叫道,逍遥便趁着这空档之际赶紧离开,临走前还不忘回头看了一下月如。
这举动让月如感到欣慰。总算,逍遥还是有担心她的…
「小妮子,你想单独跟我打?」蛇妖一脸瞧不起的模样望着月如。
「哼!对付你这种对手,还用不着李大哥出场呢!我只好勉为其难的收拾烂摊子啦。」月如不甘示弱的嘲讽道。
「你活的不耐烦了!」蛇妖被激怒了…
「来吧!」月如鞭子快速的往地上用力一抽,啪的一声巨响,摆好了架势。
战斗一触即发……

【完】